故宮錯峰參觀效果為啥不理想
  據報道,為緩解觀眾接待壓力,在網上購買特定時段優惠票的觀眾,將可半價游故宮。然而,記者瞭解到,截至9月10日20:00,故宮網上預售票系統顯示,9月12日餘票還有39300多張,也就是說,半價票僅賣出了幾百張。
  現在看來,故宮博物院引導觀眾錯峰參觀效果並不理想。不理想的原因或許有很多,但宣傳力度不足以及半價票僅能在網上購買等問題是無法迴避的因素。
  對於此次特定時段優惠票限流分流手段,故宮博物院都通過哪些方式做了哪些宣傳?有多少游客知曉?另外,半價票為什麼不能在故宮博物院售票窗口購買?很多游客特別是老年游客並不懂得網絡購票,即便會操作的,也會因為過程太麻煩而放棄。建議故宮博物院在限流分流實踐中,多考慮實際情況,別讓方便游客的舉措,由於人為疏忽的原因而只能遺憾“退場”。□趙素芹(市民)
  火車退票費究竟該由哪個部門管
  因中國鐵路總公司上調火車退票費,北京律師董正偉向國家鐵路局申請,請求其公開相關的政府定價信息和退票成本信息。國家鐵路局答覆稱,根據其職責,董正偉的申請不屬於其信息公開事項。董正偉因不服,遂將國家鐵路局告上法庭。日前,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宣判國家鐵路局敗訴,認為國家鐵路局具有審核火車票退票費的法定職責,要求其針對董正偉的申請重新予以答覆。對此,國家鐵路局通過官方微博進行回應:“這事兒不歸我們管。”
  國家鐵路局的回應讓人驚詫。依據常識,原鐵道部被拆分後,新成立的國家鐵路局就是鐵路行業的監管部門,火車票價、退票費等價格監管事宜,理應屬於國家鐵路局的職權範圍,怎麼能說“這事兒不歸我們管”呢?如果不歸你們管,法院怎麼會判你們敗訴呢?
  律師董正偉的申請及其曲折歷程乃至國家鐵路局的回應,不只是信息公開問題,而是將鐵路價格監管方面的問題和漏洞暴露了出來。可以認為這是拆分鐵道部留下的“後遺症”,但很顯然,這個“後遺症”應當儘快解決,漏洞應該儘快修補,鐵路價格監管主體應當儘快明確。再也不能踢皮球了,不能稀里糊塗下去了。□晏揚(媒體人)
  大學開家長會沒必要
  中小學生的家長會竟被“複製”到了大學校園。“老師臺上宣講,家長臺下傾聽”,據報道,近日北大、清華、北師大、人大等新生報到之際確實“上演”了一幕幕這樣的場景。作為已經成年的大學生,校方不約而同地在入學之際召集其家長開會。
  其實,很多人能從“家長會”中看出一種“分裂”態勢:一方面,家長希望像以往在小學、中學一般,利用“家長會”掌握學生在校的情況,繼續成為“被需要”的監護者。同時,學校也認為“培養大學生是學校、家長和學生三方共同努力的一件事,家長與學校也需要建立聯繫”。但另一方面,學生對此十分冷漠,甚至十分抗拒。有些學生認為,父母的意見僅能參考,不能決定自己的未來,有些學生則延續著以往對家長會的恐懼,簽到之後早早逃離。
  新生入學,學校最要緊的工作不是繼續承擔“保姆”、“家長”的角色。引導學生獨立是大學義不容辭的責任,學校應考慮如何讓學生參與進學校的管理中,這樣才能學生快點“長大”。□戈海(職員)  (原標題:來信)
創作者介紹

陳冠希

bxvmhdb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